牛津:若新冠重症风险比例为0.1% 全英68%已感染
来源:牛津:若新冠重症风险比例为0.1% 全英68%已感染发稿时间:2020-03-27 16:41:41


尽管如此,在医院里,老人拉着护士的手说他们不想死,医生护士还是不得不含泪拔掉他们的插管,任凭这些老人在绝望与挣扎中死去。对于如此惨景,意大利很多人称“这是一代老年人的逝去”,还有部分人称之为新冠病毒的“老人清除计划”。

三月,是日本的“毕业季”,各个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都会举办毕业典礼。往年,每逢此时,学生毕业典礼的家长席上,“半壁江山”为白发老人所有,但今年这样的景象几乎消失,或者改为只有学生和老师参加,或者允许部分学生的父母作为家长代表参加,或者改为“网络直播”。一位70多岁的老人十分不满地致函日本《每日新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应该是我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我的人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了缺憾。”

如果出现爆发式激增,日本厚生劳动省预计,最糟糕的情况下,东京一天就会有4.5万人疑似感染者前去就诊。为此,东京都计划准备4000张单间病床,但目前还差很多。为了将病床留给重症患者,只能让轻症患者回家休养。

报道称,3月20日之前,日本厚生劳动省的集群对策班就制作了预计东京今后感染人数将增长的报告。报告预计,“1周内将新增感染患者51人”,并呼吁东京方面提高警惕。鉴于新增感染人数急剧增加,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请求民众周末避免外出和落实在家办公。

西班牙的死亡病例数于3月25日超过中国,仅次于意大利。据西班牙媒体26日报道,西班牙巴亚多利德一名81岁的新冠肺炎患者23日因病情好转被转出ICU病房,却在短短36个小时后病亡。“昨天,他们把她转出时还在为她鼓掌,今天,她已经躺在坟墓里。”这位病人的姐姐这样感叹。

今年87岁的帕格曾是西班牙海军特种兵,尽管年事已高,他依然身体健壮,不聋不盲,思路清晰。帕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当年做潜水员时经常在水里训练,因此肺功能特别强大,退役后没有染上抽烟的习惯,每天坚持走路健身,至今没有感染病毒。“如果国家需要将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我义不容辞,毕竟年轻人还能为国家做更多事情。”帕格表示,但从情理上说,他们这些老兵为国家出生入死做了很多贡献,现在应该被抛弃吗?

令社会震惊的军队发现被遗弃老人死在床上的情况,就发生在养老院。西班牙约有5400家养老院,大部分为私营,住了37万老人。在马德里,至少1/5的养老院已出现感染病例,令情况复杂的是,不少照顾老人的护工被感染,不得不回家隔离。

在伦巴第大区医院,一名医生说,“过去几天,我们不得不在40多岁的病人和60多岁的病人之间做出选择,决定谁可以用唯一剩下来的一台呼吸机……我是医生,我是来救人的,我不是法官,我不能决定谁应该死。”这样的考验太多,以致原本压力超负荷的医护人员身心更加疲惫。最近,威尼斯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投河自杀,目前尚不能确定自杀原因,但这家医院在几天前成了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

日本:不见“白发如云”

美国卫生保健协会负责人曾称,新冠病毒是老年人的“完美杀人机器”,因为华盛顿州的养老院透露,那里的老人在首次出现症状几小时后就去世了。这暴露出美国很多养老院的医疗条件之差。